首页 热点正文

usdt官网接口(www.caibao.it):原创 解读《楚居》春秋时期迁徙门路

约稿员 热点 2021-06-24 00:00:33 100 1

USDT自动充值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解读《楚居》春秋时期迁徙门路

《楚居》是2008年入藏清华大学的战国竹简中的一篇,涉及历代楚君楚王寓所或首都的变迁,时间跨度从楚国始祖到楚肃王。虽经多年研究,《楚居》释文仍然艰涩难明,多有歧义。由于考古发现较少,两三千年前的地名早已湮没于历史长河,导致楚国迁徙门路至今没有像样的解读。本文仅选取楚武王之后的纪录予以开端解读,基本笼罩整个春秋时期。如若深究早期纪录,恐将推翻更多传统说法。

我初识《楚居》,感受有如天书。对其中的地名异常生疏,跟史籍大多对不上号。估量专家们跟我一样,对许多地名都拿不准,对楚王迁居门路也是一头雾水。前几年,我在研究晋国墓时,由于一个倗字,把淅川下寺春秋楚墓中的“楚叔之孙倗、鄬子”,与楚庄王对上了。春秋时期,楚国有九次迁居为郢,四次迁居湫郢。

上面是我开端整理的《楚居》迁徙图示。本文的价值是,明确了《楚居》中最为主要的为郢,提出了秦溪与早期鄢郢所在地,以及楚国正式移居江汉平原的时间点。需要说明的是,楚王迁居十分频仍,早期又不太重视筑城,《楚居》所述迁居地,并非现代意义上的首都。

鄬是古地名。《春秋·经》曰:“襄七年,(鲁)公会晋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于鄬。”杜预注“鄬,郑地。”有说在今河南省鲁山县境。上述“鄬之会”在楚共王时期,是说楚国围攻陈国,多国诸侯在鄬这个地方商议救陈。显然,这个鄬地不是楚国为郢。为郢应离淅川楚墓不远,淅川下寺又称作龙山,今人还说龙山之下有龙城,已被丹江水库淹没。这一带的考古遗迹厚实而延续。

另一个主要的地名是湫、湫郢。《左传》言:楚文王“伐黄,还,及湫,有疾。”湫有低湿狭窄的意思,可能靠近丹水或汉水,有史书说“南郡鄀县东南有湫城。”多个地名同时随人迁徙,相对位置大多也相似。

《山海经·大荒南经》:"……又有隗山 ,其西有丹,其东有玉。" 《楚居》也说“季连初降于隈山”。楚成王时先后在睽、为两地练兵伐宋,可见它们相距不远,而且都偏北。隗姓读作kuí,睽与夔、隗与隈这两对字应该相通,我剖析睽地名在伏牛山脉。楚武王时的彊(缰、疆)地名应与古彊国有关,彊通勉,彊郢应在汉水沿线上中游。

《楚居》纪录了初创时的辛酸,徒于夷屯时为祭祖还去鄀国偷了一头小牛,说明楚鄀相邻。由于楚武王及文王时期的楚国偏北,又有若干史籍可证,鄀国与商南、密的联系较多。《路史》也说为楚之北境,有说鄀国本在商洛,南郡鄀县是原鄀国在淅川设立的军事据点。南阳夏响铺出土了“上鄀大子平侯铜匜”、襄阳山湾出土了“上鄀府簠”,应该是鄀国被楚国收服后王族随迁留下的,襄阳的樊地名也应云云。岳麓秦简纪录的宵地名在湖北荆门,说明楚国早期的宵地名在晚期迁到了荆门。

《楚居》有虘郢,虘䣜皻相关,对应商周时的虘方、狄虘,据清华简《系年》可知,原地在岐山以西。沛郡也有虘与酂,说明虘方部门人口融入楚国后地名随迁。汉萧何后人封筑阳侯在湖北老河口,后更为酂侯,春秋早期的虘地名也应相近。承(蒸)之野距新野不远,史书说新野原址在故东乡,再东有王岗及东乡。出土的春秋鄂侯墓葬有多地,南阳西鄂县有故城址,春秋时期的楚国鄂地名应在此地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湖北谷城、老河口一带,考古发现有危氏贵族铭文,为郢的为字,或与古危国有关,二者甲骨文字形相近。“蓝”地名对应陕西蓝田(有蓝田玉),楚国迁到南阳后,因有独山玉而将楚都命名为蓝郢。畐、福、腹、复、复相通,畐焚地名在鄂君启车节中有纪录,一定在南阳东,应与大腹山或古复国有关。考古发现有媿姓腹国文物,应该比较早,或随申国迁来。

早期的鄢郢、司吁应该都相近上蔡,我把鄢郢定在漯河市郾城区,相近也有龙城镇。屈完劝阻齐桓公率领的八国联军、订立召陵之盟就在这里。秦将李信破鄢郢,却被楚军连追三天三夜的鄢郢也是它,这次战事涉及到的鄢郢与城父,一直被专家们争议不休。春秋晚期白公胜作乱,楚王室多处逃亡,楚王自司吁逃到上蔡,然后“王自蔡复鄢”。叶公助楚平乱,叶县与郾近。今后,漯河的鄢郢迁到湖北宜城,并将鄢、郾地名带到了宜城,这是地名随人迁徙。宜城还出土有蔡侯朱墓,蔡侯朱奔楚在公元前521年。战国中期白起攻入的鄢郢至今无定论,只知道白起军至竞陵东。

今人对《楚居》中武王迁大郢(福丘)“众不容于大”,解释为楚国人口增长太快,大郢地皮不足以容纳。楚武王、文王的宏愿是“以观中国之政”,融入中原主流。成王时楚国再一次扩张,却因城濮之战失败而收敛。庄王时期继续向北向东推进,“问鼎中原”由此而来。河南漯河鄢郢,应是楚成王至庄王时期设置的边塞。

南阳盆地及周边,有多个“王岗”地名,或与楚国遗存有关。我定的睽与承之野,均在相关的王岗。福丘、同宫之北,我标的位置都相近桐柏山,这是由于福通腹,大腹山位置是确定的,桐柏县月河镇有春秋楚墓。同宫亦或为公宫的误释,随国救楚昭王就把他藏在公宫。朋郢有释作那,有说它在钟祥。我这里暂时保留朋郢、羕与养的论证,有许多细节,不是言简意赅能说清的。

至楚灵王时,楚国迁都于”秦溪之上“、“以象帝舜“,它应在湖北天门一带,著名的章华台也应离此不远。楚昭王时,吴国团结唐蔡两国,一度攻入此城,若不是秦国厥后发兵相助,楚国就此亡国了。柏举之战后,楚国先从秦溪短暂迁到美郢,它应该就是包山楚简中提到的漾郢或羕郢,它在汉水西岸。然后楚王又先后迁回老巢为郢、湫郢。这都证实柏举之战的地址不在汉水以西,更不在淅川,这决议了那时楚都秦溪所在地。湖北云梦楚王城,应该是在柏举之战后修建,为的是提防吴国再次偷袭。

此前专家们说楚武王、文王时期,就已迁居荆州纪南城。凭据《楚居》及荆州纪南城的城砖,一定是错误的。此说的源头,可追溯到《水经注》作者郦道元。多种信息解释,楚国是在楚灵王时始迁江汉平原。自楚灵王迁居汉江平原,履历吴军入郢,昭王迁到汉江之西的美郢,惠王从美郢北迁为郢,之后遭遇白公胜之乱,王室分迁多处。春秋末期肥郢(即湫郢)“邦大瘠“,今后楚国首都扎根江汉平原,直到战国中期。

纪南城或是楚国留在湖北境内的最后一处首都。楚国迁秦溪、美郢比较晚,应与荆州纪南城相近。我在研究鄂君启舟节时就提出,夏水古道应经由天门、应城南,起点在钟祥旧口镇,沿线有屈家岭、石家河遗址、古云梦泽。我嫌疑《楚居》中的美郢是羕郢的误释,它应在今天的湖北沙洋境内。荆门沙洋包山楚简,多处泛起漾公、漾陵、漾陵邑。漾的释文有羕、阳两种,实在均对应漾,此地名的源头在陕西汉中的洋县、勉(丏)县,对应漾水。同理,地名厥后移到江西九江一带了,源出地也应靠近通长江的湖泊。今人所说的楚都丹阳,也是随着楚国一起迁徙,最后到达了江苏。

以上定位连系了考古遗迹、古籍纪录、相似地形地貌。看过许多专家的研究,多把楚国春秋时期的地址(河南西南、湖北),与战国时期的同名地址(安徽、河南东南、江苏、山东)搞混了。今人谈论的楚国地名错误极多,好比,白公胜时的城父一定在河南而不在安徽,楚都丹阳只能追溯到淅川(相符丹淅说)而不在宜昌姊归或枝江,夏水与章华台不在监利,荆州当阳荆门三市交界处的熊家冢一定不是楚庄王墓,伍子胥鞭尸楚平王也不在宜城,楚灵王时的干溪不同于秦溪。从淅川下寺楚墓看,楚共王去世后,吴国可能偷袭为郢并毁了楚王墓,也不清扫与若敖起祸有关。

从唐朝那帮诗人为史书作注最先,史学界就将先秦古籍中的地名,搞成了一团浆糊,其中楚国地名错误最多。在上古先秦历史地理研究中,时空错位的问题触目皆是。

楚国地名随人迁徙,丢失地皮或人口迁徙,大多会在新居住地命名一个相同地名。楚国犹如吴国,喜欢傍江河、湖泽而居。还多次把首都设在对敌前线,他们都因此吃过大亏。楚国首都,清晰的多在战国中期以后,本文考证的是春秋时期的楚都,此前加倍难以定论。楚国迁都要么是扩张需要,要么是由于内乱,另有逃避外敌入侵。楚国的壮大与辽阔,是在春秋晚期至战国时期。战国中期,秦国攻占了楚国在今湖北及周边的地皮,才被迫东迁南迁,生长的新地皮更大。以至秦国王翦索要六十万雄师才敢灭楚,楚国也算是虽败犹荣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热搜网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1人评论 , 100人围观)
  • 2021-06-24 00:00:33

    丨联播+丨6月12日是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。今年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非遗宣传展示流动的主题为“人民的非遗 人民共享”,口号为“非遗惠万家 关系你我他”“珍爱人民非遗 共享美妙生涯”。不错啊还更新吗。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4026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764
  • 评论总数:1639
  • 浏览总数:1348563